搜!
預約熱線:400-8382-766
首頁 ->旅游攻略 -> 蒼蒼莽莽的草原----新疆喀拉峻草原
最新線路訂單
蒼蒼莽莽的草原----新疆喀拉峻草原
發表時間:2016/9/14 16:24:38來源:網絡瀏覽量:21077

      昨晚住在天山深處的哈薩克族村莊——瓊庫什臺牧家樂。今早上5點就起來,簡單地洗漱、站著吃完早飯(稀飯+馕),6點上車又出發了。天空還沒完全亮透,隊友們在車子里繼續養精蓄銳,而車行左邊太陽準備升起了。我們這是一個攝影愛好者團隊,發現這么好的一個拍攝時機怎能放棄!于是隊友們大呼小叫地立即停車,各自尋找有利地形、架起“長槍短炮”一陣拍攝,在路上欣賞到了美麗的日出和反方向日照金山(雪山)的景象。想想前天和昨天的早晨大家冒著嚴寒、眼巴巴地等在賽里木湖邊、等在特克斯城外的山坡上,準備看日出卻因云層太厚而沒能如愿,今天在不經意中讓我們得償所愿,不禁莞爾,這就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現實版啊! 


      不多一會進入位于新疆天山山脈里的喀拉峻闊克蘇臺大峽谷景點大門,木制棧道蜿蜒曲折,兩旁視野開闊,周圍芳草萋萋、野花點點,牲畜已經星星點點地散布在起伏的草地上了。

      領隊徑直把我們帶到了一處,從所站在山坡的邊上往下看,不遠處高低起伏的山坡弧線或交錯或平行,坡面植被稀疏,嫩黃綠色似有若無。在我們攝影領隊的指導下,大家不斷地調整自己的視線角度,終于看出來了:初升陽光的照射下,看上去雜亂無章的坡面竟像是一段段俯臥人體的曲線,這就是人體坡,是攝影家追求的景觀之一,讓人不由地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繼續前行,從高處往下走一個長長的棧道(高度約五六十米),來到鱷魚灣景觀處,這里是闊克蘇河流切割山谷的杰作。河流繞山而彎,山腳徐徐伸向水面,猶如一條巨大的鱷魚正在俯首飲水,很是生動逼真。因為這段河道有一定的坡度,所以水流湍急、河水猶如泥漿渾濁不堪。同行中有一位年紀較大的老先生,也堅持與我們一起上坡下坡,認真地取景拍攝。想伸手幫忙,老先生很有禮貌地謝絕了,那種不怕吃苦的精神、謙讓而又不愿麻煩他人的素養讓人肅然起敬。

       再換乘景區大巴汽車到達東喀拉峻,這是整個喀拉峻旅游區五大景區之一,有空中大草原之稱。大巴行駛在景區內地面起伏的草原上,猶如船航行在波濤起伏的大海上,只不過這“大海”不是藍色而是綠色的。灰白色的公路一會兒筆直一會兒優雅地畫出一條弧線,蜿蜒著伸向遠方。往兩邊看,都是綠色的草原,當然還有前幾天就看到過的粉紅、天藍、艷紫、鮮黃等多種色彩的花朵夾雜期間,還有地上牛羊馬點綴,天空純藍白云飄動,好一派人間仙境!


      來到喀拉峻大峽谷景點,這里是一處高臺地貌,也是喀拉峻景區的核心地帶。高山草甸坡度緩緩,渾然一體向南一直漫鋪到很遠很遠。正是此地一年中最好的長草季節,草原上艷紫姹紅,遠方白雪覆蓋的山峰圍繞,雪線下的山坡則云杉林立。因為是核心景區,游客很多,還有哈薩克族人牽著馬在招攬游客騎馬。我們沿著游覽道一直往上走著、不斷地拍攝著。來到這坡面的最高處,山勢卻又往下而去了,據說下面也是一條峽谷。于是就地坐下,居高臨下眼觀四方:這峽谷的對面山勢又逐漸抬高,山坡連綿起伏溝溝坎坎的,其上面綠草和云杉交織互補,芳草如茵如毯、云杉莽莽蒼蒼,在陽光下形成塊塊濃淡不一的斑斕色彩,極目處雪峰好似列隊的衛兵,保護著腳下的這一大片世外桃源。此地海拔2490多米,午后的陽光熾烈,但小風颯颯,體感舒適。西邊的天空云層又逐漸涌上來,云卷云舒,不斷地變化著形狀,遠遠地還傳來隱隱的雷聲,……游客們都沉醉在天山“分外妖嬈”的感嘆中。


      北京時間20點回到草原上預定的氈房式民居入住。昨晚我們是住在哈薩克牧民的定居點——瓊庫什臺村、富有民族特色的木楞房子,但生活設施極其簡單。然而今天是住在草原上牧民的氈房包里,這里是游牧民族夏季的放牧點。生活條件當然更不能與定居點媲美:沒有洗漱之水、“方便”就是自己遠遠地躲開他人就地解決;在行走時,可是需要時刻注意腳下的:因為整個景區也就是牲畜放牧區,一不小心就可能踩到牲畜的便便呢!不巧的是今天這家牧民準備不足,小小的圓形氈房里竟要擠進我們女同胞19位,那邊男同胞的住宿也是如此。平均每人所占地方只約有50厘米的寬度,御寒的棉被嚴重不足,兩人一條都不夠(氈房四周并不嚴絲合縫,有一個燃燒木柴的爐子,待人入睡后就不再添加木柴、任其自然熄滅)。但隊友們對此都一笑了之,認為能夠在草原上體驗當地游牧民的生活,也是值得的。領隊和導游非常敬業,晚飯都顧不得吃,忙里忙外地從其他牧民那里借來被子幫我們解決了棉被問題。晚飯就是每人一份份量十足的炒飯。吃不慣的我,與另一位也不喜食羊肉的旅友一起,向房東女主人買了土豆、卷心菜,自己動手炒了兩個素菜,當然也與其他旅友一起分享,大家一起聊解兩天來沒吃蔬菜之饞。


      北京時間22點了,此地的太陽正在西方徐徐地垂落。放牧在四周的牛馬羊漸漸地向哈薩克牧民氈房周圍聚攏,它們在夕陽下回家來了,馬嘶牛吽羊咩狗吠,聲聲此起彼伏。有一頭牛一路走到我們所住氈房的門外徘徊不走了,旁若無人地繼續啃食著青草。離我們所住帳房不遠處有一片水塘,一批批的馬群在騎馬的牧民驅趕下來到水邊飲水。此時太陽徐徐西沉在天邊,逆光中低頭飲水的馬、人等美景又都留在攝影發燒友的相機里了。隨后晚霞替代了太陽,其形狀如山巒重疊、如綢緞揮灑,從西到東漸漸發散。夕陽在云中射出的光柱利劍地似刺向大地;當太陽落到地平線下后,云彩也都染上金黃色,似是被打翻的蜂蜜被灑在天空、被流淌在草地上,把整個草原都抹上了金色,最后云朵顏色幻化成金紅色,把西方的天空也染紅了。而反方向看去,晚霞又從金紅變成了粉紅,一絲絲一縷縷,在藍天的襯映下顯得那么地飄逸……,暮色逐漸合攏直到黑夜籠罩,已經是北京時間23點以后了。

 

       睡不著的我又鉆出氈房,欣賞起草原上的夜空:只見繁星點點,此地北緯42度左右,因此北極星、北斗七星看上去就在天頂,不過銀河還是淡淡的;在上海所熟悉的南方空中的天蝎座等也整個地往下移動了不少,一時間竟有些認不準那些原本熟悉的星座了。攝友們在領隊的指導下創作星空作品。0點早已過去,而此地的天空還未黑到極致,尤其是西方天空,日輝久久存在著,因為現在離6月22日夏至僅剩四天了,正是北半球日照時間最長的一段日子,所以未見到前年九月在四川海子山頂所見的那種漫天星斗密密麻麻的震撼感覺。昏暗下的草原寒氣越來越逼人,本人不是攝影發燒者,無心與他們一起堅持熬夜,故趕緊鉆進氈房睡覺去了。




      第二天早上7點,走出氈房就看見太陽剛剛升起,地平線上的陽光把草原上所有物體的影子都拉得長長的,沾滿晶瑩露水的草葉閃閃發光,西邊遠處雪山的山頂呈粉金色。我們所住帳房門外有一個圍欄,欄內是牧民圈養著的小牛犢,而成年的母牛則是自由的,在欄外四處吃草。清晨的牛媽媽想要為牛犢喂奶了,可是主人未來及時照料,急得那牛媽媽在欄外不停地叫喚著,而欄內被拴住的小牛也只能干著急……。另一邊,跌宕起伏的草地上一群健壯的伊犁馬也正在低頭啃草,遠處牧民氈房頂上炊煙裊裊,忙碌的牧民在氈房旁勞作。雖然馬兒們都站著低頭吃草,但很是警覺,覺得有人想接近時,它們立刻走動起來,當攝友們想再接近一些時,馬兒們甚至奔跑起來,把人類遠遠地甩在了后面。


       8:30坐上景區交通車,離開了東喀拉峻景區,我們在草原上度過了難忘的一晝夜,體驗了哈薩克族牧民的生活,雖說生活條件與城市相比有著天壤之別,然而新疆~天山~喀拉峻的美麗風光給大家留下了揮之不去的一段記憶。


如雪直播app安装苹果手机_如雪直播app苹果最新版_如雪直播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