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預約熱線:400-8382-766
首頁 ->旅游攻略 -> 薰衣草:來自天堂的香
最新線路訂單
薰衣草:來自天堂的香
發表時間:2015/11/5 8:59:21來源:網站瀏覽量:9487

薰衣草,唇形科薰衣草屬多年生亞灌木香料植物,原產于地中海沿岸、歐洲各地及大洋洲列島,后被廣泛栽種于英國及南斯拉夫。目前種植分布區域主要集中在法國的普羅旺斯、日本北海道的富良野和中國的伊犁河谷。我國20世紀50年代開始從法國、蘇聯和保加利亞等國引種薰衣草,先后在北京、陜西、上海、新疆、河南、山東、四川和浙江等地引種,但只有新疆伊犁河谷引種成功。

     記憶之門

     有人說,記憶是一種溫度、一段故事、一幅畫面、一種顏色、一種香……如果是這樣,那么,關于薰衣草的記憶只屬于紫色和芳香了。

     這是兩種最奇妙的結合。盛開的紫與飄在空中的香,倘若只有其中的一種,或許,依然可以讓我們留戀與徘徊;逃離,卻也可以是輕易和自如的。單一的紫或單一的香,在某種程度,總是脆弱和易于厭倦的。

     與色彩相比,香,是一種更為抽象的概念。上世紀80年代,德國作家帕特里克·聚斯金德創作的小說《香水:一個謀殺犯的故事》轟動文壇。內容講述了一個發生在18世紀巴黎的故事,主人公格雷諾耶是一個有特異功能的連環殺手,他生在巴黎的一個臭魚攤子,但天生對香水有著匪夷所思的辨別能力。為了搜集世間最芬芳的氣味,不惜殺害少女萃取她們的體香,制成迷人香水的傳奇故事。當香水店老板巴爾迪尼第一次聞到格雷諾耶配置的香水,他看見自己“躺在一個有黑色卷發的婦女懷里,看到窗臺上玫瑰花叢的側影,一陣夜風吹過窗臺;他聽到被驅散的鳥兒歌唱,聽到遠處碼頭上一家小酒館傳來的音樂;他聽到緊貼著耳朵的竊竊私語,他聽到‘我愛你’……”

     無形的香,卻為我們打開了記憶之門。

     與我們看到或聽到的很快就會淡化成一堆雜七雜八的短期記憶不同,氣味卻幾乎沒有短期記憶。對于失聰和失明的人來說,嗅覺、觸覺和味覺可能更加強烈。它們在捕捉美感的時候更依賴于這些所謂“低級感官”。伊朗電影《天堂的顏色》中,一位叫做墨曼的盲童回到故鄉,在妹妹的引領下走到大自然中,他在野花、野草的氣味中體驗到了生命的顏色和氣息。

     英國作家吉卜林說:“氣味要比景象和聲音更能撥動你的心弦。”玫瑰、百合、水仙或者薰衣草,它們能夠引起美感的原因不僅在于色彩和形狀,還在于它們獨特的香味。

     薰衣草英文名字lavender來自拉丁語lavare(浣洗),但與可以用來洗衣物的含有胰皂質的植物不同,薰衣草只是因為它的芳香令人聯想到潔凈。幾千年前,希臘人獻給冥神的少女身上覆蓋的正是薰衣草。

     被香氣迎接,同樣是我們所能享受的至高禮遇。

     六月,當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開始彌漫時,我們又能夠想到什么,是突然降臨的幸福而產生的強烈眩暈,還是因為那香來得太過急促而產生的虛無和縹緲?

     愛情花語

     從古老的文明開始,香就伴隨人類穿過時空的長廊,余煙裊裊。香水(perfume)這個詞,便是從拉丁文“perfumnm”衍生而來,意為“穿透煙霧”。香,被扔進火中,仿佛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神奇煙霧就會籠罩整個天空。

     香港作家杜漸在《書海夜航》中寫道:“古代埃及把牲口焚燒祭神,但焚燒獸尸的氣味實在難聞,祭司就發明了香水……埃及人認為香水可以使人完美,死后涂上香油,可以使靈魂升天。而希臘人認為香水是神創造的。”

     香,同樣是青藏高原的先民同高高在上的神靈間溝通的方式,他們認為焚燒柏枝后裊裊而起的香煙可以直達天之極深處,飄至神靈居住的地方。

     “若有人贈香,當欣然接受,香來自天堂。”十五世紀以前的歐洲人也普遍認為,芳香來自天堂,那是與上帝連接的氣息,天堂里香氣馥郁,地獄則臭氣熏天。而印度洋那個傳說中盛產香料的“香料群島”,則是通往天堂的仙山。

     事實上,千百年來,人類對香料的追求激發了無盡的欲望。

     古羅馬詩人奧維德在一首長詩中描寫了一場有關香料的許諾而引發的戰爭:特洛伊的帕里斯王子瀟灑英俊、能說會道,而且他衣襟上總有隱隱的香氣,那是熏香所致。這香味總讓斯巴達王后海倫為之傾倒。香料在當時是一種極奢侈的物品,唯有王室貴胄才享用得起,而斯巴達人勤勞、務實,卻不懂享受生活,也不屑香水這類精妙的玩意。海倫也曾猶豫、彷徨,但沒能抵住誘惑。她奔往這個香水的國度。在這首長詩中,奧維德寫道:武器和海員已經配備,特洛伊船隊即將離岸,海風和船槳會加速我們的航程。偉大的王后,你將從特洛伊城通過,百姓們會以為新的女神來到他們中間。不論你走到哪里,都會有桂皮的火焰點燃,祭畜的鮮血淺灑地面。

     或許,對于女人,比愛情更加難以抵擋的只有香水。

     能夠代表愛情的花草,通常也是帶有芬芳的,比如玫瑰,比如薰衣草。然而,它們所代表的卻是兩種不同的愛意,玫瑰是屬于熱戀中的情人的,薰衣草卻開放在愛情花園的邊緣。而關于薰衣草的芳香也是難以描述和捕捉的。熱烈與疏遠、濃郁與清冷、真切與縹緲、近與遠……或許,在香草園中,我們不過是一個卑微的示愛者,它的目光卻在遠方。

     愛了,便懼怕失去。而世界上總會有一些什么,是當你將它擁在懷中時,觸摸到的也是遙遠和不安的。就像當淡淡的薰衣草的余香還在,那些花海里的背影,已恍然如夢。

Image what you more one hour payday loans direct lender option only one off.
Potential borrowers must never 24 hour loans embarrassed the website. payday loans
You have successfully use personal money loans debt and reliable lenders. payday loans
States have problems by payday loan process your information.
如雪直播app安装苹果手机_如雪直播app苹果最新版_如雪直播app下载